保定麻将机买卖
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

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


首頁 > 周刊廚房 > 正文

3年整編6萬家沙縣小吃店!誓言還沒實現,雛鷹農牧就退市了

文 |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 李永華

8月19日,深交所一紙終止上市的公告宣布雛鷹農牧走到了資本之旅的終點,雛鷹農牧成為中弘股份之后“面值退市第二股”。

公告顯示,2019年7月5日至2019年8月1日,*ST雛鷹(002477)股價連續20個交易日的每日收盤價均低于股票面值(1元)。

遙想2010年,雛鷹農牧登陸A股,號稱“養豬第一股”,上市當日,股價最高達64.60元,以58元/股收盤。而至今年8月1日,*ST雛鷹收盤價已跌至0.69元/股。

一度被視為我國養殖行業標桿的企業是怎樣突然從云端跌落,沉淪至此呢?

它的公告:“欠債肉償”“豬餓死了”

雛鷹農牧業績到底有多差?據其財報,2018年,雛鷹農牧凈利潤虧損38.64億元;今年上半年,公司預虧14.8億元—16.2億元。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,雛鷹農牧總資產196.4億元,總負債182億元,資產負債率高達92.68%。實控人侯建芳所持公司40.2%股份已經全部被輪候凍結。

翻看2017年年報,雛鷹農牧還有營業收入56.98億元,同比下降6.44%;然而,蹊蹺的是,其凈利潤僅4518.88萬元,同比下降94.58%,扣非凈利潤虧損超3億元。此時,雛鷹農牧會不會“爆雷”就注定是個時間問題。

隨后,質疑雛鷹農牧財務造假的文章陸續出現,公司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“雛鷹模式”也備受質疑。旋渦之中的雛鷹農牧爆出種種令人匪夷所思之事,貢獻出“欠債肉償”和“豬餓死”的段子。

2018年11月5日,雛鷹農牧公告稱,有一筆5.28億元的短期債務本息要償還,但公司沒錢,構成實質違約。11月9日,雛鷹農牧又公告稱計劃調整現有債務支付方式,本金主要以貨幣資金方式延期支付,利息主要以公司火腿、生態肉禮盒等產品支付,債務范圍包括公司現有所有債務。

腦洞清奇,這算得上一箭雙雕的高招——既還了利息,又清了存貨。資本市場還挺配合,11月8日,雛鷹農牧放量漲停;9日,繼續上漲9.77%。

雛鷹農牧的“表演高潮”還在后頭。今年1月30日,雛鷹牧業發布2018年度業績預告,凈虧29億—33億元。相對于以前的靚麗表現,雛鷹農牧幾乎是從萬米高空俯沖而下,讓投資者驚嚇不已。讓人錯愕的則是其關于虧損的解釋:排第一的因素是“國家去杠桿的推進,相對減少了企業的融資渠道,2018年6月開始,公司出現資金流動性緊張局面,對公司經營業績產生較大影響”;第二條原因竟然是:“由于資金緊張,飼料供應不及時,公司生豬養殖死亡率高于預期,致使生豬養殖成本及管理費用高于預期。”

翻譯成白話:豬被活活餓死了。有網友按其虧損金額計算,雛鷹農牧可能餓死了150多萬頭豬。一時間,輿論嘩然。

深交所都坐不住了,立馬向雛鷹農牧發去問詢函,追問具體情況。

它的投資:電競、沙縣小吃、金融、互聯網……

到這一步,雛鷹農牧已是四處漏風,各種問題集中爆發。2019年2月11日,雛鷹農牧董事長侯建芳發出一封《重整旗鼓再出發,齊心協力向前進——致雛鷹家人的公開信》。在信中,侯建芳羅列了雛鷹折翅的種種原因:“國際環境暗流涌動,國內經濟時有沉浮,行業周期持續低迷,非洲豬瘟不容懈怠,個別媒體中傷突襲難擋等等。不利因素交錯疊加、相互作用,致使公司資金持續緊張,逐步導致債務逾期、股權凍結、資產查封、利潤巨降,公司發展面臨重重難關。”

侯建芳還說,“公司面臨當前困境,環境變化是外因,個別媒體中傷是誘因,公司決策不妥是內因。”

雛鷹農牧落到退市這步田地,真如侯建芳所言那樣嗎?從外部環境看,非洲豬瘟的確對生豬養殖企業影響頗大,但是,牧原股份、溫氏股份等同業企業雖然業績下滑,但并未出現巨虧。2018年,牧原股份歸母凈利潤為5.20億元;溫氏股份同年凈利潤39.6億元。實際上,今年,牧原股份、唐人神等企業紛紛擴產。

堡壘總是從內部攻破。侯建芳說的是“公司決策不妥”,翻看雛鷹農牧近年公告就能發現,其一系列讓人難以理解的并購與投資,恐怕就是其虧損之源。比如,1.5億元投向一家年營收不超過500萬元的公司。令人拍案驚奇的是,這些投資曾經都為雛鷹農牧做出巨大的利潤貢獻。不過,當老底被媒體掀開之后,市場紛紛質疑雛鷹農牧根本就是在玩財務游戲。

養豬為主業的雛鷹農牧,近些年并不安于喂豬,而是多頭出擊。比如說,玩電競。侯建芳的兒子侯閣亭是電競發燒友。2016年3月,雛鷹農牧設立5億電競產業投資基金。侯建芳真可謂愛子心切。

雛鷹農牧還曾投資沙縣小吃,號稱要3年整編6萬家沙縣小吃店,以便將自家的豬肉賣給沙縣小吃,讓全國人民都吃上雛鷹農牧生產的豬肉。

此外,互聯網、金融、電商等都曾是雛鷹農牧鐘情的對象。可惜,從其報表來看,多元化并未給其帶來實實在在的收益,而是大多燒錢,有些項目還悄然消失。

頗有意味的是,在上述公開信中,侯建芳竟然將“個別媒體中傷”列為誘因,似乎沒有媒體揭開其神秘面紗,公司就能夠撐下去一樣。

退市并不意味著企業的終結。雛鷹農牧在養殖業也曾是一面旗幟,侯建芳的奮斗史也曾鼓舞著行業眾多企業,其高標高舉的“雛鷹模式”受到行業的追捧。但是,將企業的危機誘因歸于個別媒體,侯建斌的反思或許應該再深入一層。畢竟,退市之時0.68元/股的價格讓18萬股東椎心泣血。

8月20日,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多次致電雛鷹農牧證券部,電話均無人接聽。

編輯:謝瑋

編審:張偉


中國經濟周刊-經濟網版權作品,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,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。

(網絡編輯:何穎曦)
作者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0
保定麻将机买卖 安徽25选5开奖时间 电子游戏英语怎么写 贺州彩票投注 卖现磨豆浆赚钱 快乐12出奖结果 股票涨跌怎么算 内蒙古十一选五推荐 盛世皇朝群 卖水煎包赚钱吗路边摊 25选5奖金计算器